• “走私仿线年刘大蔚本不需要法外开恩
    发布日期:2019-06-21 04:1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请用我买的枪枪毙我,如果能打死我,我就承认我有罪!如果打不死我,就放我回家!”说出过这句金句的刘大蔚,今天上午迎来了自己的改判。

  2014年7月,时年18岁的四川达州小伙刘大蔚,花3万余元网购了24支,被认定构成“走私武器罪”,判处无期徒刑。

  2016年福建省高院以“量刑明显失当”为由,对此案启动再审。而在2018年12月25日,他改判为7年3个月有期徒刑。

  (再审宣判前,律师徐昕(左二)和刘大蔚父母(右一右二)的合影。图片来源:搜狐号后窗)

  虽然,在公众的关注下,这起“走私玩具枪”的“军火案”在历时2年再审之后,发生了刑期改变,从无期到7年3个月有期徒刑,但是还是留下了不少的“遗憾”。改判并没有承担起相关案件的标杆判决的作用,而是用了“法外开恩”的特事特办的手段,也没有全面反映这两年公众呼吁改变现行不合理的认定制度的诉求。

  首先,这起被福建省高院启动再审的案件,并没有适用今年3月份“两高”关于办理案件的新“批复”。

  众所周知,这些年发生过多起因为“玩具枪”而坐牢的案件。比如,天津摆“玩具枪”射击摊的老太赵春华,被追究了“非法持有罪”,一审被判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,最终二审被改判为缓刑,引发全民热议。

  问题根子是由公安机关主导的认定标准过低。2008年,认定标准被下调了9倍,枪口动能从16焦耳/平方厘米,改为1.8焦耳/平方厘米,一只羽毛球也能达到这样的动能。结果,就形成一个怪圈——低门槛的入罪标准,普遍性违法,选择性执法。

  这样就导致同样被认定为“枪”的东西,刚刚够得上标准的玩具枪,和足以拿来杀人越货的气枪——两者杀伤力相差9倍甚至更多倍,放在了同一个法律罪名之下,没有体现法律应有的罪责相当、宽严相济的精神。

  所以今年3月,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布了《关于涉以压缩气体为动力的、刑事案件定罪量刑问题的批复》,明确应当充分考虑涉案“的外观、材质、发射物、购买场所和渠道、价格、用途、致伤力大小、是否易于通过改制提升致伤力”,这就要求法官在具体判案时,要通盘考虑的真实杀伤力、当事人的购枪目的以及一贯表现,避免“一刀切”,唯“”数量、唯动能判案。

  依这个《批复》,刘大蔚这个没有持枪行凶目的的宅男“枪”迷,很可能被改判无罪。

  但是,这个体现实事求是精神的《批复》,却没有适用到刘大蔚身上,检察院认为司法解释不能适用于“已经办结”的案件——因为 2016年启动再审的刘大蔚案就是“已经办结”的案件,而法院在判决中采纳了这个观点,这使得刘大蔚并没有享受到司法政策进步的红利。

  其次,本案如果不适用今年3月“两高”的《批复》,就得按之前唯“”数量、唯动能判案,那么刘大蔚买的那24把“枪”就属于法定的“情节特别严重”,起刑点就是无期徒刑,案子根本不能做出改判,这也根本违背当初再审此案时认为“量刑不当”的初衷。

  这似乎进入了一个死胡同:既要坚持之前“情节特别严重”,又认为“量刑不当”,于是这次再审法院想出了一个“法外开恩”的手段,判决适用了《刑法》第63条第2款:“犯罪分子虽然不具有本法规定的减轻处罚情节,但是根据案件的特殊情况,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,也可以在法定刑以下判处刑罚。”

  刘大蔚没有享受到司法政策改变的红利,让人遗憾。但是,法治的金钥匙正在敲开“土政策”的厚墙壁。

  传统立法者、公安、检察院和法院是“铁路警察各管一段”,都觉得自己尽职尽责,然而在 “司法生产线”上却可能产生不公正的判决。公安机关的认定标准过低,被机械适用到司法判决中,结果就出了“玩具枪重罪”。从天津摆气枪摊的老太“非法持枪”,到18岁的少年因为购买被定上了“走私武器”的重罪,充满着荒谬感。

  刘大蔚案的再审属于“法外开恩”式的处理,其实对那些宅男、小贩来说,没有购枪行凶的目的,香港铁铁算4887正版,也不易改造伤人,这种“没有受害人”的案件本不需要论罪量刑。司法机关已经意识到改变现行的法庭标准的必然性,正义的天平在悄然改变。只是,刘大蔚还是没有等到应有的公正,非常令人遗憾。

  电影频道片库这座“金山”,同时覆盖着频道买进及频道出品的影片。据电影频道购销部主任王泉介绍,但凡能够供电视播出的国产影片,电影频道都会购买,像《战狼2》《红海行动》《西虹市首富》等去年上映的热片都已播出。而今年春节档的《流浪地球》《飞驰人生》及《疯狂的外星人》也都会于近期与电视观众见面。电影频道国际部主任郭华也表示,频道会从外国影片中挑选引进深受观众喜爱的经典影片及系列大IP影片。如在去年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,电影频道就引进了影片《青年马克思》,受到了广大电视观众的热烈欢迎。

  2017年底,省政府研究室“党建信息管理平台”先后荣获中央国家机关党建研究会“党建信息建设最佳案例(30佳)”“机关党建信息化理论征文优秀奖”,获得中央国家机关工委《紫光阁》杂志社和中共深圳市直工委联合举办的“党建创新成果展示百优案例”等多个奖项。

  他唱道:“他们叫我姚明因为我眼睛小”,同时做了“眯眯眼”的动作,后面还用了明显的辱华字眼“ching chong”。

  封面新闻:“除了这次去日本旅行,她之前还去过哪些国家?都是一个人去的吗?”

  徐昕:《批复》没有明确“枪口比动能较低”的具体数值,这是一种理念进步的体现但也有弊端。一旦确定了具体的数值,很有可能又导致“唯数值论”,也不利于案的正确定罪量刑。

Power by DedeCms